首页
来自东方证券的信息:"孤独"行者陈光明
来自东方证券的信息:"孤独"行者陈光明
作者:网友 发布时间:2018/11/14 文章来源:科协


    

2013年夏天,深圳香格里拉酒店,某个金融大型论坛即将开始。陈光明和业界同行一一打过招呼之后,终于在写着自己名字的桌签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事实上,他在上海已感到不适,此时不适感越发严重了。

 

这是一场关于财富管理的业界论坛。近年来,陈光明作为演讲嘉宾每年都会参加此类论坛两三场,除了和业界保持必要的学习交流机会之外,他最想的,还是向行业和市场推行“价值投资”的投资理念。

 

环顾四周,会场已经坐满了人,但不适感排山倒海般袭来,陈光明低下了头。随行同事焦急而恳切地说,“陈总,我们还是去医院吧?”。今天硬扛是不行了。

 

听着随行人员和主办方领导的解释,陈光明强忍着不适无奈地笑着,在一阵关切声中,他离开了会场。

 

会场一位人士看着他背影喃喃地说:“陈总这一年真是越来越瘦了。”

 

彼时,券商资管界陈光明已声名在外。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此后简称‘东证资管‘)董事长王国斌与他所率领的“东方军团”业绩排名前列,拥有独特的投资风格——价值投资。旗下资管产品平均业绩达14.3%,其中陈光明的东方红4号自2009年成立增长132% 。

 

当时,陈光明和一些践行价值投资理念的投资人常常被冠以“中国巴菲特”。这个称号他是万万不敢接受的。不过,如果能像巴菲特那样,80多岁还能健康快乐地干投资,陈光明指定乐意。

 


1


 

1998年3月的一天,上海浦西拂面而来的春风有些凉,道路两旁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陈光明走到一栋小楼前。倾洒在脸上的阳光还有些暖暖的余温,他微微眯起眼,仰起了头,“东方证券“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从上海交大毕业,研究生同学们不少去了大型企业。东方证券刚成立,在上海体量偏小,虽同属上海市直属国有企业之一,相比万国、国泰、海通、光大等显然只是个“小兄弟”。

 

陈光明作为东方证券首批员工入职,与大他6岁的王国斌怀有同样梦想。王国斌曾经在万国做过投行融资,后在南方证券从事证券投资,1998年他转战东方证券。随后,他与陈光明相遇。

 

他俩相见从一开始是否惺惺相惜并不明确。能够肯定的是,略显木讷却又实诚的陈光明触动了王国斌的某根神经,此后王陈18年的无间合作算得上对王国斌当年眼光的丰厚回馈。

 

从业务董事开始、陈光明在东方证券(含东证资管)20年间干过研究员、投资经理、投资总监、总经理、董事长。一条典型的投研成长职业路径,异常专一。

 


2


 

时针缓缓来到2011年。陈光明成为东证资管总经理,团队已有13位投资经理。

 

可他没有同行其他投资负责人的“待遇”——对旗下的资管计划买卖多少拥有话语权。陈光明的下属自由得多:领导的投资建议可以听,但不一定照做,投资操作自己说的算。

 

曾任东方红2号的投资经理姜菏泽坦言:“在东方做投资很轻松。”

 

给予投资经理足够的自由度和认可,是陈光明恪守的职业规范。他倡导团队所有的人未来都成为合伙人。

 

刚来东证资管的新同事,会发现陈总经常苦口婆心地强调做人和长期投资的重要性。

 

在那个更多谈消息、技术趋势、炒波段的时段,陈总挂在嘴边的“善良仁义”、“对客户的钱如同自己的钱”、“认识自己” 、“坚持陪伴优秀企业” 和“为社会贫富分化的修复作出应有贡献”有些另类。

 

陈光明刚入行时,市场流行坐庄,他整天和基金经理混在一起,强迫自己和基金一样,以企业基本面作为分析基础。如今,他深知投资人作为一张白纸,最初接触正确理论何等重要。

 

随着东方红部分产品在长期投资中脱颖而出,东证资管团队的投资理念磨合有了质的变化。

 

不走寻常路的东证资管,首家将考核期推至五年,配套了行业最好的激励机制,引得同行一片羡慕。

 

当时,多家券商资管的考核期仍然为1-2年。业绩大幅波动的例子比比皆是;在机构投资界,“去年第一,今年倒数第一”的案例举不胜举。

 

2011年底,东方证券资管规模约98亿元,排名行业第六。



3


 

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券商2012年的资管业务规模显示,2012年底东方证券资产规模跌出行业前20名,2014年下降至行业42位。

 

面对朋友和媒体的询问,陈光明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洁:“我们只做主动投资,并尽力做好。“

 

通道业务——券商资管新模式强势搅动行业排名。2011年行业资管资产总规模不足3000亿元,2012年便增至1.89万亿;2013年和2014年分别为5.2万亿和7.97万亿。短短几年,不少券商通道业务突破千亿,最高超5000亿。

 

与之相伴的还有收入提升。尽管通道业务的收费比率从最初的千五下跌至万二、万一,但能为单家券商带去数千万的进账。

 

排斥通道业务的券商资管并非只有东方一家。通道业务没有技术含量谁都知道,但在股东品牌、公司排名以及考核收入等压力下,越来越多券商资管陆续加入拼规模大军。

 

各家券商资管规模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同时,陈光明和东证资管团队鲜有露面,媒体曝光度减少,似有被市场遗忘之相。一度有人公开或私下称陈光明”老套“、“OUT”。

 

内部不免质疑声音。陈光明夹在市场与利益的双重压力之下。他要做的、与能做的,只是与股东和公司管理层多次沟通,并在内部多次强调资管需要坚持主动投资的主业方向。

 


4


 

这并非陈光明与行业、市场背离的第一次。

 

2013年-2015年6月,是不少机构投资者生命里的春天。只不过,经过极度夏日狂欢之后,欢愉还没来得及回味,寒冷的冬天便已贴身随行。

 

2013年夏天,陈光明苦守孤独。他所钟爱的价值股工商银行、万科等PE已经跌至10倍以下,仍然没有止跌的迹象。

 

门前拜访客越发稀少。在最“落寞”之时,面对一次客人的询问,陈光明露出少有的激动:“我为什么不买工行、万科,已经跌到白菜价了!这和白捡有什么分别?!”

 

市场给了孤独者回应。2014年3月,蓝筹股和价值股开始均值回归之旅,资本逐利的效应再次上演。

 

关注度随之慢慢回升。截至2014年底,东方红旗下的产品达到18只,陈光明掌管的4号自成立起回报近200%。

版权所有:义乌热线
客服电话:0579-85099500 传真:0579-85331393

稠州论坛网上科协 联系电话:0579-89939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