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他生于贫苦农家,是金一中校友,如今以院士身份回到金华,
他生于贫苦农家,是金一中校友,如今以院士身份回到金华,
作者:网友 发布时间:2018/10/12 文章来源:科协


  恋名山大川,不恋繁华都市,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的岩土工程学专家,浙江大学土木工程学系教授、博导龚晓南选择回到家乡金华,在和亲朋好友欢聚的同时,把脉家乡发展。


满门学霸书香浓

龚晓南出生于婺城区汤溪镇山下龚村,排行老大,下有5个妹妹1个弟弟。他由一名家境贫寒的农家子弟成长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其付出的勤奋和努力非常人难以想象。

龚晓南从小品学兼优,小学升入初中,却因难以筹学费,而差点辍学。“爸妈没有能力让我继续到中学读书……看到同学们陆陆续续去上学,自己却不能去,我偷偷哭了好几回。父母见我求学心切,又会读书,在众多亲友的劝说和帮助下,最后还是决定送我上中学。”


 △龚家七兄妹:龚晓南、龚志金、龚志根、龚志琴、龚志英、龚淑英、龚晓峰()



龚晓南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在校是学生,在家是农民,寒暑假也没有休息天,除参加勤工俭学外,在家什么农活都干。龚晓南在清贫、勤劳、上进中度过了艰南而充实的学生时代,学习非常刻苦。

1960年底,汤溪中学高中部并入金华一中,他在迁到蒋堂不久的金华一中读了半年高三,1961年考上清华大学。清华大学两句标语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并受益至今:一句是“清华大学——工程师的摇篮”,另一句则是“健康为祖国工作五十年”。 从上大学开始,龚晓南就养成了每天都运动的习惯,直到现在,每天都会打太极拳和散步,还经常去游泳,身体一直不错。

龚晓南是我省和我国岩土工程界自己培养的第一位博士。他向记者透露,之所以选择土木工程学,当初完全是“稀里糊涂”。

 “1961年报考大学填报志愿是很随意的,当年的志愿分第一表和第二表,第一表为中央管理的院校,第二表为地方管理的院校,两张表共可填18个志愿。除第一表第一志愿填了清华大学土木建筑工程系外,其余大部分填了数学系、工程力学系。考虑到家里的经济状况,填报最多的志愿是师范类院校。因为,不要钱。”无心插柳柳成荫。当时,龚晓南一门心思念大学的愿望非常强烈,至于具体什么大学、什么专业已经是“退而求其次”了。

龚晓南一家被誉为“清华大学之家”,龚晓南和儿子、外甥女,一家三人考上清华大学,至今在当地引为美谈。


△龚晓南一家于清华大学(2016)

龚晓南的父亲受家庭条件限制,虽文化程度不高,只有初级小学毕业,但非常好学。龚晓南至今仍保存着父亲的小学作文本,只见上面的字写得工工整整。在一篇题为《立志》的作文中写道:“车有轮而后能行,鸟有翼而后能飞,人有志而后能成事业。”

龚晓南从小就立下远大的志向:长大当科学家。正是书香氤氲的熏陶,龚晓南“人有志而后能成事业”,插上知识的翅膀,越飞越高。1984年,龚晓南成为我省和我国岩土工程界自己培养的第一位博士,《浙江日报》头版头条刊发消息,《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纷纷转载;2011年,又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龚晓南父亲的小学作文本

回家过国庆成保留节目



龚晓南今年73岁,非常平易近人。

去年11月参加金华发展大会,龚晓南还一不小心成为“网红”。

当天,会议还没开始,龚晓南正坐在位置上,看到本报一位小记者走过去采访,他立马起身。小记者个子不高,为了听得更清楚,他笑眯眯地弯下了腰,低下了头......



该照片被记者抓拍后,迅速刷遍朋友圈,网友纷纷点赞:“这才是有学识有修养的金华侬!”

采访当天,再提这一轶闻,龚晓南微微一笑:“这很正常啊!”


   市科协主席汪希燕最过意不去的是,原来预约10月11—15日来金华参加市科协第七次代表大会,结果会议时间定在10月17—19日。之前答应参加大会的龚晓南,二话没说,两次从百忙之中想办法调整出时间,确保参加会议。


  龚晓南的家坐落在汤溪火车站附近。20多年前,在金华县和罗埠区政府关心下,龚晓南发挥专长造起了两层气派的新房。后来汤溪中学,还参照他的这幢房子,造起了教职工宿舍。


  门前一片金黄的稻田,在阳光的闪烁下,稻浪翻滚;院子里一棵高大的桂花树,在秋风的吹拂下,幽香袭人。这个充满桃源诗意的家,承载着龚晓南乡愁的所有记忆,每年总要抽时间回来住一阵子。自去年以来,回家过国庆更成了保留节目。

  “去年10月1—8日,待了足足八天;今年节前因为出差,10月3日才回来。在这里晚上睡得特别香。”龚晓南说,国庆期间,每天的日程排得满满的。10月6日,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储惠斌还带领市县两级科协领导专程上门看望慰问。


   国庆期间,龚晓南每天都会早起在村中转悠,和村民亲热地打招呼。村民对这位早已闻名在外的“有出息的人”也亲切得很,“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其乐融融。


△龚晓南一家在杭州

龚晓南的妻子卢蓝玉是东阳人,出生于名门望族。酒坊巷112号保存完好的金品黄故居,就是她家的老宅,金品黄是卢蓝玉妈妈的爷爷,曾秘密加入同盟会,社会声望甚高。1924年,鉴于中学不招女生,小学女生毕业后苦无升学机会,他牵头与地方有识之士共议筹办女子中学八婺联合县立女中,现金华四中前身,金品黄为首任校长。

得知这一消息,尤其从龚晓南撰写的《我的求学之路》书中,了解到卢蓝玉就出生在金品黄故居,长到三岁才举家迁往杭州定居,汪希燕非常有心。10月8日,专程送了一本她刚到市文物局时主持出版的《酒坊巷》一书,里面有金品黄故居的详细介绍,再次上门看望。

“你的书中有我,我的书中有你,这就是缘份。”

金华变化很大

才大半年不见,龚晓南就感慨:“汤溪变化很大!金华变化很大!城市农村越来越干净,垃圾分类做得好,新房子也越来越多。”

10月10日,龚晓南在汪希燕陪同下,还特地饶有兴趣冒雨参观了金华八咏楼、古子城。看到修葺一新的八咏楼,龚晓南高兴地说:“以前我也来过,现在看了完全不一样。这是金华的人文地标,很好!”


古子城保存完整的子城墙、府城墙,也让龚晓南直叹“不容易”,叮嘱一定要好好保护。

龚晓南还从专业的角度,对金华古子城保护开发提了不少宝贵的建议。 

10月4日早上7时06分,龚晓南一早在朋友圈发表其回到家乡的欣喜心情。“昨天回到我的家乡,浙江金华罗埠镇山下龚村。距去年10月8日从山下龚回杭州已近一年。一年来常忆在家乡的情景,忆到父母亲友的爱,家乡的水、土、情。送上几张今晨摄的照片,墙上的笑脸可以反映我的家乡的变化。”


   龚晓南是重情义的,休假也不忘把脉家乡发展,甚至还挤时间自带酒水参加初中同学会;是低调谦逊的,面对一片交口赞誉,淡然以对“不是水平高,是运气好”,甚至到金华市区看亲戚,被保安拦下车子不让进,也毫无二话,马上“乖乖地”在正午的太阳下下车步行;是有责任的,和妻子结婚以来,没有吵过一次架,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甚至连妻子爱吃的东阳粉干,也在每次回金华时都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