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科普杂志
  • 【第四期】(探寻之路)乐享枇杷采摘游

    “树繁碧玉叶,柯叠黄金丸”,说的就是味美新鲜的枇杷。枇杷是我国南方特有的珍稀水果,秋日养蕾,冬季开花,春来结子,夏初成熟,承四时之雨露,为“果中独备四时之气者”,被誉为“百果中的奇珍”,与樱桃、杨梅并称为“初夏三姐妹”。成熟的枇杷柔软爽嫩,酸甜多汁。除了鲜吃外,也有人把枇杷肉制成枇杷冰糖汤,或用枇杷酿酒等。枇杷果可润肺止咳、预防流感、降胃止呕以及补充钙、维生素A、果胶等营养。枇杷叶可清热、润肺,有……

    2018-12-27 查看全文
  • 【第四期】(探寻之路)蓝莓山上竞风流

    在义乌市赤岸镇雅治街村龙溪上有座浙江省现存最早的肋骨拱石桥,它就是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月桥。桥侧面压栏石中部阴刻楷书“皇宋嘉定癸酉季秋闰月建造”,虽经八百多年风雨侵蚀,但仍保持其古朴风貌与别致造型。其石拱形式与《清明上河图》中的虹桥相类似,是研究我国古代石拱桥的重要实物资料,具有很高的历史和科学价值。今天要说是与古月桥毗邻的蓝莓山。从佛堂朝阳东路直走,过剡溪村、南青口村,在乡间道路的右侧山……

    2018-12-03 查看全文
  • 【第四期】(探寻之路)义乌红糖:承载着乡愁与未来

    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季羡林的《糖史》中写道:“人们大概都认为,糖是一种十分微不足道的东西。虽然我们日常生活几乎是离不开糖的,吃起甜甜的,很有滋味——我们不能想象,如果没有糖的话,我们的生活将是什么样子……”。糖的主要生理功能是提供人体所需的能量,也是构成人体组织的重要物质成分,在人类的生命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义乌传统上是个农业县,农耕历史悠久,物产丰富。现有的考古资料表明,距今约9000年的义乌桥头……

    2018-11-19 查看全文
  • 【第四期】(科普之旅)梅陇里:千年古村 院士故里

    梅陇里的“名头”是相当雅致的,而位处义乌江畔的陇头朱——这个“牌子”亦是山水人家般的清灵不俗。其实,陇头朱就是梅陇里。其诞生,颇有来历。“陇”即山脊,而陇头朱村始于龙脊山背下榻之处,便称之为“陇头”。祖上朱姓,纯属名门望族,“陇头朱”因此得名。据《梅陇朱氏宗谱》记载:因祖上性好梅而绕居植之,故陇头朱又雅称“梅陇里”。岁月如梭,经过千年的变迁,尽管绕居植之的梅已然不见,但随着2017年9月陇头朱村上……

    2018-10-30 查看全文
  • 【第四期】(科普之旅)“问天园”里的气象奥秘

    义乌市气象科普馆位于义乌市商城大道J7号的气象局“问天园”院内。义乌市气象局的前身是义乌县气象站,成立于1958年4月1日。近年来着力推进气象现代化建设,建成了包括风廓线雷达、多要素自动观测站在内的立体式气象监测网络、精细化的0-240小时无缝隙预报系统,且有网站、声讯、微信、微博、显示屏、手机APP等公共气象信息传播渠道。笔者步入大厅,首先会受到机器人“天气小宝”的热诚欢迎;更吸引眼球的是3D当……

    2018-10-09 查看全文
  • 【第三期】(树与环境)如何防花粉过敏

    打喷嚏,擦鼻涕,鼻子又痒了起来。小王在春游“花枝俏”之后就出现了上述情况。闺蜜打趣:“男朋友在想你了。”小王挥动粉拳娇嗔道:“看你哪里皮痒了?”接着又是一阵喷嚏、咳嗽,发痒。难道是感冒了?抓紧时间上医院看病,结果接诊医生告诉她:不是得了感冒,这是花粉过敏了。树花粉来自哪里——常见的树花粉来自松、柏和桦树等。不过,这些花粉在空气中飘散的时间相对较短,因此引起的过敏症状相对较轻。通常,树花粉过敏估计以……

    2018-09-23 查看全文
  • 【第三期】(树与健康)早春第一果樱桃

    暮春四月,阳光灿烂,又到樱桃成熟时。樱桃被称为“早春第一果”,又称“百果第一枝”。樱桃不仅味美形娇,它的作用还很大呢!它含有丰富的铁和维生素A,对贫血和消化不良患者很有好处。樱桃还可以入药,性温,味甘微酸;入脾、肝经。樱桃,又名“莺桃”“中国樱桃”。属蔷薇科,落叶灌木或小乔木。先开花后长叶,花蕾红色,开放后,花冠呈白色。果实小,球形,果柄很长,果实由青色逐渐转淡黄、橙红,成熟后呈深红色。成熟的果实……

    2018-09-17 查看全文
  • 【第三期】(树与健康)清甜桑葚情染红

    芒种时节,虽过了采摘桑葚的最佳时期,但喜爱吃桑葚的朋友,仍可抓住最后的收获期。往上溪贝家等处转转,依然可以邂逅不少提篮叫卖的果农,浓妆艳抹的桑果着实惹人注目。桑葚是桑树的果穗,是一种浆果,别名桑果、桑枣等。古时侯,民间甚至喜欢将其当作祭祀时必不可少的果品。早在两千多年前,我国就十分重视农桑。桑葚既是桑树的“骄子”,也有着文人诗一般的绵长情怀。《诗经》云“:桑之未落,其叶沃若,吁嗟鸠兮,无食桑葚。”……

    2018-09-08 查看全文
  • 【第三期】(树与健康)梅子金黄杏子肥

    “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朗诵着宋诗人范成大的《四时田园杂兴》,我仿佛步入了诗情画意的江南田园:初夏时光,麦子扬花、油菜快要结籽,还有蝴蝶翩跹,蜻蜓优雅地飞来飞去。而金黄的梅子、饱满的杏子也开始成熟了。对于梅子,我接触较少,不甚了解,但它绝对不是妇孺皆知的杨梅。当然,梅子也不等同于杏子。浅薄的经验告诉自己,梅子偏酸,杏子较甜,其区别又在于,梅子的果肉与核粘得老紧,肉却较薄;而杏子的果肉与……

    2018-08-27 查看全文
  • 【第三期】(树与健康)苦尽甘来的苦槠豆腐

    首次见到苦槠树,那是2008年秋季,在佛堂镇团力村的村口。苦槠树树干高耸,枝繁叶茂。当时,正在树下打扫卫生的大叔告诉我,槠树有苦槠树、甜槠树之分,槠树常与杉树、樟树混生,它不仅寿命非常长,而且果实可以食用。有个周六,我和好友到上溪镇仇宅村取伏虎泉(泉水名)。我们俩邂逅了神交已久的苦槠。“这是莲子吗?”路边有户人家,一老妪正在收拾“莲子”。“呵呵,这是苦槠(仁)了。”老妪笑答。苦槠仁确实有点像没去“……

    2018-08-10 查看全文
 39 1234